当前位置:主页 > B地生活 >

《自慢》系列与城邦转型之路──何飞鹏的「独持偏见,一意孤行」


2020-06-10


《自慢》系列与城邦转型之路──何飞鹏的「独持偏见,一意孤行」

商业系列书籍中长寿又长销、迄今已经出版到第九本的《自慢》系列作者何飞鹏,在以「Mr. Jamie」名号广为人知的之初创投创办人林之晨问起出版计划时,说道,「这系列应该在今年底出到第十本就结束了。其实当初出第一本是临时起意的啊。」

虽然自谦出书是临时起意,但对出版的状况,何飞鹏有深入及前瞻的观察想法。「从政府的发票统计,台湾图书市场规模大约300亿新台币,到了去年2015,只剩下190亿,等于少了40%,平均每年以5%到10%的速度萎缩。」何飞鹏表示,「台湾的图书市场肯定会再萎缩,但出版同业仍用过去的逻辑方法做事、眼睁睁看市场萎缩,大部份出版社没有比较有效的应对措施。」

「实体市场渐渐萎缩,城邦集团会不会有可能转去数位为主的市场?」林之晨提问。

「城邦启动数位发展已经十年了,做了很多东西,2015年总算看到比较明确的发展。」何飞鹏道,「前两年我去一个非常大型的传统企业讲变革与创新经验,只讲了八个字:『独持偏见、一意孤行』──在从传统到数位的变革里面,所有经营者一定要秉持一个观念:传统生意是一个comfort zone,做新东西是没有底、没有方向,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。」

过去十年间,每年有四亿获利的城邦,每年都拨了20%做各种数位尝试。「每年我是净烧掉八千万啊,」何飞鹏说,「所有传统产业要转型,就是动手去做不是去想。未来的数位世界没有人真正知道长什幺样子,在转型过程中你只能做一件事:把钱拨出来然后跳下去,和这世界一起演化、跟着测试它未来会长什幺样子,就会在错的过程里找到对的。」

这幺做的不确定因素比其他创投更多,林之晨对何飞鹏挑选执行计划的者的标準十分好奇。「前面三、五年我大概都把原本做print media的调去做数位,结果都不成功。这是个错误的方法。后来我们从市场上找网路原生工作者,把痞客邦併购进来,希望把那个团队放大到三十人左右,再让这三十人与print media互相交流学习,了解彼此的语言和习惯。」何飞鹏说明:「要做这件事一定要先输血,引进不同的数位基因;第二阶段是混血,让传统产业和数位产业相互了解;第三阶段,真的要做new business,就得把没有办法转过来的旧工作者换掉。」

这种改变企业体质的方式,正符合何飞鹏的「独持偏见、一意孤行」。

「前英特尔总裁安迪‧葛洛夫的书名《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》,听起来有点类似的意见,」林之晨道,「就是在执行新计划时,其实是战战兢兢很怕被颠覆的。所以转型过程当中,领导的勇气很重要。」

「所有企业在创新变革当中,永远需要这样的见识,如果靠大家投票来解决,不可能会有答案;大家都看懂的生意,那不可能会是创新的生意。一定是99%的人看不到、但有人看到了机会并且实践,那才是有可能的创新成果。」何飞鹏说,「我最害怕的是,如果我没这幺做,十年之后世界被颠覆了,我们公司的地位不再,我反而会变成组织的罪人。」

「以传统出版和digital来讲,城邦digital property其实都是网路原生的,比如说痞客邦是部落格平台、T客邦是所谓的网路社群;」林之晨好奇地问,「但有个介于出版与数位之间的电子书,台湾一直做不起来,不像美国亚马逊做得很好,一直在讲销售超越实体书。」

「台湾电子书市场至今佔了很小的比例,我认为有两个关键的原因;」何飞鹏分析,「第一,目前所有出版产业的工作者,是抵制这件事情的来源。比如说,我一年出版100种书,我觉得其中大概70%不会同步有电子书,线上可贩售的电子书品项基本上不够多。第二,电子书定价採高价位,严格讲我认为是给电子书市场穿小鞋,因为和纸书的价差无法对读者产生incentive。所以一个品项不够多、一个定价太高,这两个让电子书市场成熟非常非常缓慢。不过我也认为成熟的时间快到了,从去年到今年,出版社对转製电子书的观念已有明显改变,而只要有人开第一枪,证实价格调整会明显改编销量,同业就会加入。」

「我一直觉得从数字面来看,出版社没道理不做电子书啊。」林之晨不解,「现在既然出版社的状况越来越不好,那为什幺感觉不到出版业进入电子书产业的动力?」

「纸书的边际成本很高,电子书的边际成本趋近于零,基本上结构是不一样的,但做纸书的同业对电子书很陌生的。」何飞鹏解释,「产业结构策略转型很少是原来那个产业做出来的,都是外来的蛮族(barbarian)。举例来说,国外电子书的成形,就是有亚马逊这个蛮族;台湾没有有能力的人去做转型、做创新,就停在原地。」

是故,城邦投资了Readmoo电子书,也将电子书的价格定在纸本的五到六折左右,看来虽是「独持偏见、一意孤行」,但已然慢慢出现成功的曙光。

当然,这幺做在管理上是有难度的。

「第一,不能把传统和创新摆在同一个legal entity,如果摆在一起,那甲部门赚钱,乙部门则依靠甲部门的盈利维生,甲部门就会瞧不起乙部门,因为乙赔的钱会吃掉甲的整体利益。」何飞鹏道,「但是如果变成两个不同的legal entity,传产这部分赚钱,再把它部分收益拿来做数位的投资测试,这钱就烧得还可以,互相比较、牵扯的问题也比较少。可是就算如此,还是会有人来抱怨啦,每次有人跟我讲这个话时我就只好认了,告诉他们说:创新还需要时间,我们时间还没到。」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